阴阳师现象带来的思考:什么是真正的二次元游戏

导读:最近,《阴阳师》为手游行业带了一波完美的二次元游戏节奏


最近,《阴阳师》为手游行业带了一波完美的二次元游戏节奏,笔者近期恰好结识了一名从事二次元游戏研发的制作人,他就是锯子科技游戏制作人陈弢,据事先了解陈弢在二次元和制作人圈子陈弢具有不小的知名度,在接触中发现该人确实对二次元有着独特的理解,今天笔者就与大家来分享一下与这个二次元游戏制作人的聊天心得。

阴阳师现象带来的思考:什么是真正的二次元游戏
制作人陈弢和他的宠物向作者展示他的二次元收藏品
所以什么是二次元游戏?阴阳师为什么会如此成功?
阴阳师的火爆似乎将业界对于二次元的美好幻想真正以实例的形式具现了出来。或者说,阴阳师的火爆直接从正面证明了那些对于二次元的赞誉和期待并不是幻想。的确,二次元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市场,也是一个充满着奇迹的市场。然而,打开这样一个市场,却只能是真正的二次元游戏。
阴阳师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
所以,究竟什么是二次元游戏呢?这是一个业界常谈的话题,但是谁都没法给出一个能够让人信服的定义。因为这个定义不光是要让人信服,同时也需要承载着风险,谁也不敢打包票说自己的游戏推出去就能让二次元群体要死要活。这一点,恐怕连阴阳师都是如此,大家都在这个充满着黄金与奇迹的市场上前行着,没有例外。
但是就比较直观的情况来说,大家对于这个问题理解的分歧非常大。一方面是小公司能够频频做出爆款的二次元游戏,甚至跳出中国游戏模式让玩家成为了其高度化的信仰体;另一方面是一些传统公司花大价钱布局二次元市场,推出来的作品被玩家喷的体无完肤。在二次元这个市场中,传统的行业经验似乎不是那么管用,大小公司之间的博弈更多的在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上。在CJ上能够看到很多的日风游戏,可是这些游戏又有多少是真正的“二次元游戏”?
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真正会做二次元游戏的公司不多,确切的说是真正会做二次元游戏的制作人不多,进一步讲就是对“什么是二次元游戏”这个问题理解程度深刻的程度还不够。
说白了,就是现在的业界,想的太多而懂的太少。
所以回归到最开始的问题上来,“什么是真正的二次元游戏?”
很抱歉,我也不能回答出来,我还没有妄自菲薄的某种程度。同样我也不认可现在大多数人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
回答不出,但是我总会知道什么是什么不是,大概这样奇怪而纠结的想法也存在每个对二次元有着深入研究的人心中吧。
不过最近在知乎上我倒是看到一个令我眼前一亮的回答,用一个比较贴切形容来说就是像是极度狂化的赫拉克勒斯一下抡到了头盖骨上,嗡的一声。
玩家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没名没姓的数字
我在查看这个回答的时候,非常认同这句话。尤其在二次元群体中,这一点非常重要。
他们不再是没名没姓的数字韭菜,而是活生生的人。答主讲了一个与日本从业者朋友交谈游戏运营的小故事,日本的朋友告诉他“比起在复杂的数字轴上模拟玩家心理,在合适的地方添加合适的奖励。他们更多的在研究如何引起情感共鸣,到最后是多点开花,而非单单在游戏结果。
这一点我是感同身受的,所以阴阳师成了一个现象级案例,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现象级案例。
这里指的不是它的各种优秀的数值,而是它真正引起的感情共鸣。
什么是二次元游戏?反正把玩家当数字的韭菜的肯定不是二次元游戏。
我通过点进作者资料发现,这位是一位在帝都的游戏制作人,目前正在进行二次元相关的创作。随后我联系了作者,通过一番紧张的刺激的友好交流之后,我发现这位应该是大家口中的那种“标准二次元”——没错,二次元大概就是这样子了。
我们开始并没有开门见山的直达问题,而是讨论起共同的爱好。我们的微博有共同关注的画师,那个画师的漫画以脑洞著称,曾经的一个将大便当成食品的漫画成为了他的漫画标签。陈弢也很喜欢这位画师的脑洞,并且将这股脑洞举例子讲述二次元世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ACGN本质上就是以视觉为中心的文化体系”这是我和陈弢共同的观点。回想起最初接触这些东西,无论是从守在电视机前等着动画开播到还是在浏览器中输入一个串神奇的数字,都是围绕着视觉。
无论形式怎么变,是A还是C还是G甚至是N,以文字为重头戏的轻小说,也是如此。想要快速的区分普通小说和轻小说,只要翻看小说中的插图多少就可以了,或者更直观一点,封面上印着可爱美少女的基本上就没差了。
二次元是一个围绕着视觉中心的文化体系,在高度想象的空间中,角色形象明晰特色鲜明,表现形式夸张极容易卷入情感。
这让我回想起来了他知乎对于二次元游戏的回答,“玩家是人,是人就有心,有心就会动。玩家是人,是人就有脑,有脑就会思考。”
中学的政治书上有一个贴切的的比喻“人是会思考的芦苇。”
二次元玩家比起其他的群体,他们更加有些有肉,更加会思考。
有人说二次元游戏有妹子能舔就行了,将穿着暴露的美少女图片丢给他们,这样就完成了二次元化。但是真正获取成功被玩家认证的二次元游戏哪有这样的作品?美少女的视觉冲击的确不可少,但是这是一个必要条件。没有二次元游戏不用美少女做形象冲击≠用美少女作形象冲击就是二次元游戏。毕竟这些家伙可是在国外3A大作的浸泡中长大的,觉得有妹子能舔就行就是对“什么是二次元游戏”问题认识不深刻的一个经典表现。
编者语:玩家是有血有肉的人,真正的赢家是那些真正把握了情感,把对结果的注重转移到对情感的注重上来的人。什么是二次元游戏?反正把玩家当数字的韭菜的肯定不是二次元游戏。
二次元人怎么看阴阳师
在这几个月以来,通过搜索引擎能够搜出无数个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在知乎上,对于阴阳师火爆的现象也早就有了相关问题及干货十足的回答。我和陈弢也探讨了这个问题,和我一样,他也是被阴阳师现象刷屏的“受害者”,而且也没有SSR。
 “阴阳师对应的,就是中间档的那个部分的玩家群,需要在游戏中获得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的玩家群。他们需求的不是“花钱多我牛逼”,而是“为我的爱用金钱去投票”
编者语:什么是二次元游戏?反正把玩家当数字的韭菜的肯定不是二次元游戏。那怎么样才是把玩家当成有血有肉的人?首先得照顾下人家的情感诉求吧。
阴阳师在这点就做的相当好,二次元的架子再华丽,也要靠着情感去支撑。
阴阳师瞄准了这部分玩家,陈弢称他们为“情感消费玩家”。比消费玩家数量高,比结果消费玩家数量低。同时在种程度上低于消费玩家,高于结果消费玩家。
比起结果消费,二次元人群绝对不满足钱花进去听个响,这也是为什么前面那么多披着二次元皮的游戏总是撞死自己。
给点奖励刺激就掏钱消费,执着于听个响,对结果买账。
被国外3A大作培育起来的人们绝对不会仅仅满足于这样。
我曾经在漫展上见到过大建出货的提督,在展台前无数个身着宅袍的男女跳跃着为出货的人祝福,场面之热烈瞬间吸引过来了数十位保安。
编者语:这是什么?这就是情感!就是爱!可是我们的业界并没有好好把握住这些,至少在阴阳师出来之前如果有人提出这些的话,很多从业者可能觉得是笑话,而那些成功的小公司爆款,也被他们视作偶然。
“你们说现在手游的剧情不重要,玩家都不看。可是阴阳师知道你不看就讲给你听,演给你看。你们说手游玩家不能接受太硬核的玩法,阴阳师说手游玩家哪个外国游戏没接触过,韩国那个魔灵召唤,全球收入不知道比你们高多少,玩家们玩起来,谈笑风生。你们说这不过是吸引眼球没有核心玩家。可是现在,你们连玩家的眼球都吸引不了了。不认真对待玩家,玩家必然不认真对待你。“
所以二次元游戏怎么做?
谈到这里的时候,陈弢给我做了一个假设。
“你把左舷弹(dan)幕太薄念成左舷弹(tan)幕太薄”会发生什么?
“大概会被人当成伪非吧。“
“然后呢?”
“被排斥”
“如果二次元游戏的时候出现了这个情况呢?”
“直接卸载。”
比不懂更可怕的,是不懂装懂。比不把玩家当人,表里不一,表面上尊重,背地里还是当他们是无名无姓的数字韭菜更加可怕。
“要做这个市场,就要对里面的切口黑话要了如指掌。因为语言这种东西啊,是身份认同的一个重要工具,如果在这点上不能统一词典的话,从起根上就跑偏了。当被认为是伪非以后,下场比是圈外人还要惨。因为去跟已经形成亚文化体系的玩家群火拼意识形态,这是一个何等愚蠢的事情,不能因为年轻而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编者语:真正解二次元的不是那些坐在庙堂之中的专家教授,也不是那些月流水多少多少的业界人士,而是他们自己。
上一代二次元真正的成长了起来,在消费者层面上他们能够撑起消费的大梁;而在创作成面上,这部分人也都已经走出象牙塔,为了自己理想的世界拼命奋斗,拼命生存着。
那些做出爆款的所谓小公司,看看他们的创始人,看看他们的成员。虽然确实没有那些大公司员工挂在领口上的功勋章多,但是这些人本身就是二次元。自己人为自己人做的游戏,凭什么不能成为二次元爆款,凭什么竞争不过那些传统的大公司?
所以陈弢很直白的指出了他的观点:”二次元游戏还是得圈内人自己来做,就像我正在做的的《求闻蜃影》一样。“
“作为游戏的制作人,我想说二次元游戏这部分其实是很不好做的,因为他们狡猾,他们会分析你的游戏包,找到你隐藏的一丝一毫的数据。因为他们残忍,他们对于装傻充愣的家伙从来都是轰杀至渣。因为他们无情,他们对于胃口不对的作品就是一个字,滚。但是二次元游戏这部分也是极好做的,因为他们和善,你只要放下本不该存在的架子,和他们玩到一起,就如张局座一样,他们待你如兄弟姐妹。因为他们慷慨,你只要把你通过游戏要传递的感情传达给了他们,他们会不吝惜跟你分享创意。因为他们健康,他们不插队,认为盗版可耻,认为优秀的作品就应该花钱买。面对这样的玩家群体,我已无话可说,只能献上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发动莎翁的宝具——开演之时已到,献上雷鸣般的喝彩”
这是他对于二次元游戏制作的看法,同时也是他自己制作游戏的理念。
放下架子,传递情感。用尽最大努力,给出最好的作品,发动The Globe回报玩家的期待。 
目前他的游戏制作正在进行中,如果真能够贯彻他所讲的东西,我相信玩家也不会吝惜“雷鸣般的喝彩”,就像伊丽莎白王朝时代人们对于The Globe的喝彩一样。
阴阳师现象带来的思考:什么是真正的二次元游戏
编者和制作人陈弢在《奇闻蜃影》工作室合影
总结:
隔行如隔山,虽然都是游戏行业,但是无论是他对二次元的认知也好,还是对于二次元游戏的看法也好,都与平时所接触到的言论有少许不同。二次元是一个充满黄金与奇迹的市场,这个市场只有真正的二次元游戏能够打开,但是也许只有二次元自己,才能够做出真正的二次元游戏。我们也会在后续继续跟进陈弢及他的二次元团队,看一看这个由二次元人自己制作的二次元游戏《求闻蜃影》究竟有什么不一样!
一个用户可参与的商业资讯与观点交流平台 游戏日报App 下载
网友评论
热文推荐
秸秆发电?OUT了,宝马转向鸡屎牛粪发电
阴阳师:花鸟卷坐姿矜持妖刀姬椒图保守...
当猎场遇见荣耀V10,胡歌说我的荣耀V10...
烂片王晶本周又上新片,汽车中从黑马到...
油价年内第九次上涨,广州车展哪些省油...
蝗玩军团|槽点足够多的二次元ARPG游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