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场直播能否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春药?

导读:2016年作为互联网直播的野蛮生长年,欢聚时代、网易、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开始逐步入局,几乎现在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经历着全民直播的变革,诞生、爆发、洗牌、定局,在如此激烈的竞争发展时代,秀场直播就像春药一样让人癫狂。


2016年作为互联网直播的野蛮生长年,欢聚时代、网易、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开始逐步入局,几乎现在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经历着全民直播的变革,诞生、爆发、洗牌、定局,在如此激烈的竞争发展时代,秀场直播就像春药一样让人癫狂。
秀场直播能否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春药?
从聊天室到秀场 直播并不是新兴领域
其实早在2008年以前,直播形式是在公共聊天室里。公共聊天室是互联网早期出现的网民聊天的服务,它曾吸引了最初一批网民。有统计称,在2002年左右一些大型的网络聊天室的同时在线人数都能维持在一万人。“聊天室是第一批网络主播的摇篮,也是创造秀场模式和粉丝经济的温床。”互联网专家这样形容早期的聊天室。
2003年微软以“保护未成年人”为理由,最早关闭了公共聊天室,随后在2008年以后,网易、腾讯等也陆续因涉黄等原因关闭了自己的公共聊天室。虽然聊天室关闭了,但是直播的模式并没有变:只不过,这次是在网页上。
2008年是视频网站腾飞发展的一年,互联网巨头不惜花重金在视频网站的建设上下功夫,譬如买版权等行为。而一些小型的视频网站,就将聊天室直播模式照搬了过来:一群漂亮的女主播通过歌唱、跳舞、卖萌、调情等方式成立视频聊天室。为了得到女主播的芳心,观众豪掷千金送虚拟礼物,女主播可以从中分成。
这种模式后来被称为秀场模式,直至今日,也是最流行的方式之一。
互联网企业纷纷布局 游戏、秀场、泛娱乐三大模式成型
随着互联网模式演化,视频直播产业也开始分化为:秀场、游戏和泛生活三大主流模式。
按成立时间统计:截至2016年4月,已知直播平台有116个。其中2016年4月前成立13家、2015年出现27家、2014年出现29家,2013年出现11家,2012年出现11家,2012年之前出现25家。可见,直播平台在2014年、2015年以及今年出现爆发式的增长,这三年出现的直播平台占总数的60%。
按融资轮次分类:在这116个直播平台中,108家获得了融资。其中处于天使轮融资的有19家,Pre-A有32家,A轮有32家,获得B轮融资8家,C轮融资一家为ImbaTV英雄互娱所投,D轮一家为正在现场,复娱文化所投。另有8家被并购,还有6家所属上市公司,比如来疯属于合一集团(优酷土豆),虎牙属于欢聚时代,另外NeoTV独立上新三板。目前27.5%创业项目处于A轮融资阶段,占比最高。
按类型分类:近一半为泛娱乐直播有68个,其次为游戏直播19个,还有音乐直播、购物直播、财经直播、美妆直播。放眼全球,直播平台都在进行着井喷。扎克伯格在推出FacebookLive时表示,直播是目前最让他感到激动的事。Twitter旗下直播应用Periscope上线一年即获得快速发展,而谷歌也准备发布YouTubeConnect。
秀场直播能否成为互联网企业中兴的春药
陌陌昨日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陌陌报告期内营收1.57亿,其中直播服务营收1.086亿,作为从2015年三季度上线的直播服务,目前报告期直播服务付费用户达到260万。
而多年连续亏损的网秦也将经营重心由网络安全转为秀场直播,根据其Q2财报显示得益于秀色视频直播业务选梦增长,其营收同比增长142.2%,而这也使得网秦终于扭亏为盈。
陌陌董事长兼CEO唐岩表示:“直播业务依然是我们收入和利润持续增长的最大引擎。”无独有偶,搜狐CEO张朝阳在近期举办的搜狐WORLD大会上也表示在积极布局直播领域,在努力做好旗下的千帆直播。可见,移动视频直播对于巨头而言,不仅仅是一门生意而已,而是关乎到巨头间,构建未来生态提升竞争力的关键一环。
相对于巨头的强势资本、流量、技术、用户等优势,视频直播垂直巨头的发展战略则更为激进与专注,因此垂直领域的视频直播,关注度也十分之高。在秀场直播战场,花椒直播、映客凭借人人主播战略,在移动端为主播提供便捷的主播方式,与加入直播过程之中的新鲜交互,让主播与粉丝间实现零距离,实现一路高歌猛进,斩获千万级别的用户的同时,也获得巨额的资本支撑;在游戏直播战场,斗鱼、熊猫、龙珠、战旗、虎牙形成五虎相争之势,占据整个游戏直播市场后,将触角延展到泛娱乐综合视频直播领域。
当然需要注意的还有监管层面的不断加强。11月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网络直播平台的管理责任、服务范围、安全保障机制等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针对互联网直播规定,一、网络表演、网络视听节目应依法取得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关资质;二、对于主播需要进行真实信息认证、对于平台需要身份证、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进行认证;三、技术层面的规定,平台应具备随时阻断直播的技术能力,技术方案应符合国家相关标准;四、内容应建立内容类别,用户分级管理;五、平台应建立分级分类管理,建立主播信用管理体系,黑名单管理制度。
可以看出,《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于视频直播平台的管理与规定,是非常清晰与明确的。对于作者、内容、技术、用户、平台都做出了十分明确的规定。可以说,这一次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会的规定,对于整个处于白热化竞争的视频直播市场,注入了一股政策清流。最大的影响,莫过于视频直播平台的准入门槛,从业门槛,直线提高,因此,规定对于视频直播平台的洗牌效应将是十分巨大的。
从陌陌、网秦等互联网公司在秀场直播领域目前获得的数据可以发现其带来的价值,而随着监管层次逐渐增加,秀场直播平台越来越多,未来秀场直播将何去何从,能否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春药则需要市场来证明。
 
一个用户可参与的商业资讯与观点交流平台 游戏日报App 下载
网友评论
热文推荐
TGS上索尼新增音乐、视频VR体验 可以和...
20万买面子车值吗?全新宝马3系小改上市...
iOS 11更新增添AR版块 虚拟场景将呈现...
型月王厨大狂欢:精选历代阿尔托利亚手...
解说合力表演MV助力S7出征,Rita烈焰红...
Mystic碾压Uzi成LPL第一AD 官方毒奶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