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廖焕华:VR需要包容 游戏应当是本好玩的书

专访廖焕华:VR需要包容 游戏应当是本好玩的书

摘要:游戏需要内涵,需要将人们引导一个正确的方向,也只有这样的游戏作品,才会在日后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超级IP。

也许是2016年的冬天比以往来得还要早一些,所以寒冬一词成为了很多行业的标签,这在全球变暖的生态环境下,实属罕见,其中以游戏与VR更为明显。可能是由于负负得正的关系,无论是虚拟现实产业还是游戏行业,VR游戏这个跨时代的名词都被寄予了厚望,这点也在全球游戏四大展会上得到了验证。比如刚刚结束的韩国G—star,来自于龙图游戏的VR新作《Final Force》(终极原力)就情理之中的成为了当地玩家的焦点。

对此,游戏日报也采访到了龙图游戏副总裁,华东区游戏孵化基地负责人廖焕华,针对当今的VR发展以及《Final Force》的IP布局进行了交流。

《Final Force》:游戏只是IP的开始

《Final Force》是以未来人类世界的文明和科技冲突为背景的系列产品,除了体验者的口碑和制作质量上呈现出了好莱坞特效片吊打中国网页游戏电影外,游戏背景和游戏类型还是与市面上最流行的VR游戏较为吻合的。然而与如今VR厂商普遍只追求的酷炫感与畅快感不同,《Final Force》更加在乎的是与玩家之间的交流和互动,这也是廖焕华认为,为何在G—star上,玩家的体验反馈是好想再玩一遍,而不是: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个IP之所以能被称作经典,不仅是初期打造,与时俱进的维护也是很重要的一个过程。以漫威为例,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如今,漫威之所以能够跨越时代风靡全球几十年,除了极具魅力的内容,迎合时代的传播方式也是重要原因。从早期的漫画,到后来的电视,再到前几年烂大街的漫威电影,漫威总能在不同的时代中找出最适合的传播载体。

然而遗憾的是,在游戏时代,漫威并没能像之前那样成功的转型。如今,绝大多数漫威题材的游戏基本是靠IP和情怀来生存的,排除这些,可以称得上是好游戏的作品聊胜于无。而对于游戏包括电影而言,套用IP但却质量不佳,那无疑是对IP的一种伤害。我掏心掏肺的把IP借给你用,你却拿他来换钱?在廖焕华看来,如今的这代人,相比于书籍影视,游戏或许才是他们获取交流,接受知识的最好方式。“游戏不仅是IP的载体,更是IP的创造者”。

所以,对于龙图打造的《Final Force》文化而言,VR游戏只是这个IP的开始。在未来的几年内,围绕着《Final Force》的连载漫画、超级乐园、影游联动以及虚拟电竞都将陆续开发。而对于这个立志于和漫威同等级的IP作品,廖焕华则表示,漫威虽然已老,但其身上的特点与优势都是很值得《Final Force》去借鉴的,比如人物的背景成长与情感故事,都是可以与玩家产生共鸣的元素。所以,要想在VR领域打造一款这样的IP,这些共鸣与互动也是至关重要的。



VR只是一个新鲜事物,需要包容

今年,由于舆论和本身特点的影响,虚拟现实被人们寄予厚望,2016更被认为是VR元年。或许是因为期望越高失望越大的缘故,进入下半年,“VR遇冷说”、“VR噱头论”逐渐占据了舆论的主流。可平心而论,从被广泛重视到所谓的寒冬,VR产业也只不过走了一年多而已。所以,究竟是被过分地夸大,还是被赋予了太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期望,还有待商榷。

正如廖焕华在采访中所说,VR只是一个新鲜的事物,其概念在这么快的时间内能够迅速蹿红,必然有其成熟的地方。包括一直被诟病为“伪命题”的VR电竞,廖焕华也认为用伪命题这三个字来形容其实并不恰当。在此之前,龙图对VR领域的布局也没有定下具体的期望值,多以尝试为主。但随着对市场了解的深入,他们发现,所谓的VR遇冷,实质是一个完善不成熟的阶段性过程,不管是业内还是业外,都应当将其看作是一个需要包容的正常新生事物,就如一个新生儿一样,不能一味地吹捧,更不能一棍子打死。

其实无论VR电竞也好,端游电竞也罢,其核心内容无外乎竞技二字。通过电子设备将游戏提升到竞技的层面,从广义的定义来看,这已经满足了电竞的要求。就以《Final Force》这款游戏为例,在PVP的对抗上,游戏对玩家的肢体要求其实要比端游电竞更接近于传统体育,而且还能在游戏中燃烧相当多的卡路里,女汉纸的福音啊!所以对于玩家而言,这种通过电子设备而实现的全身性运动,已经达到了电子竞技的标准,唯一的不足或者说最大的问题在于观赛系统还远需要提高。

而在科技时代,凡是能通过技术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儿,所以,随着VR设备的日趋完善与普及,VR竞技终会得到人们的认可。时代需要创新,但更需要对创新事物的认可。人们喜欢质疑,因为质疑可以展现一个人的见识和成熟,这无可厚非。但需要注意的是,质疑和否定是两码事,过于将伪命题和不行这样的词挂嘴上的话,对那些不是为了捞钱而去创新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这不仅让人想起了几年前的端游电竞,从被不理解到逐渐被认可,其中也伴随了无数的争议和电击。



游戏应当是本好玩的书

不管怎样,游戏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玩这个层面上,可以说,一款游戏的未来是由它的可玩性来决定的。而所谓的可玩性并不是单单指好玩,廖焕华对此的理解是,玩家在游戏中不仅投入,还要有思考,包括怎样提升自己的游戏水准,怎样让自己在下一次游戏时避免犯同样的错误,甚至是游戏中的角色在下一幕会遭遇什么、怎么做。而这些,也为玩家对一款游戏的持续投入提供了保证。

从08年成立至今,龙图游戏见证了行业与玩家群体发生的诸多改变。如今,对于玩家而言,仅仅好玩已经很难达到他们的期待。随着游戏的被认可,年轻一代对于游戏的依赖与对书籍的忽视愈发明显。所以,通过游戏向玩家传达出文化与精神,成为了未来游戏人肩上的责任。这么定义可能有点遑论,可既然游戏让玩家逐渐离开了人类进步的阶梯,那游戏就应该代替那些被他们霸占了时间的书籍,去为更多的人传递出正确的思想价值,做一本“好玩的书”。

然而,想要实现这样一个既要有商业价值,又要有人文关怀的过程是极其困难的。这不仅要有足够的创造力,还需要漫长的实践时间。漫威曾经借用一个个超级英雄,将一些社会上浅显易懂却极易被忽视的真理传达给了世界。在这一点上,《Final Force》则显示出了异曲同工。虽然故事背景构建在未来,但游戏所传达的故事,其实就在你我身边。只是相比于影视与书籍,通过VR设备的技术特点,这种文化传递将会跟容易引起共鸣。

正如卓别林之前的人们不知道电影其实也可以传递人生一样,在未来,尤其是VR游戏领域,刺激,好玩,逼真也将远远无法满足玩家们的精神需求。游戏需要内涵,需要将人们引导一个正确的方向,也只有这样的游戏作品,才会在日后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超级IP。

 

文章来源:游戏日报

游戏日报声明:游戏日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游戏日报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游戏日报】http://news.yxrb.net/201611/246718.html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上一篇

女生拒绝的VR游戏:《鬼影实录》与《白色情人节》

下一篇

得宅男者得天下 PS VR“女友”游戏月售2.7W套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