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被Steam“坑了”1500万到赞助EHOME丨对话C5GAME创始人

导读:从被Steam“坑了”1500万到赞助EHOME,他们的电竞路还会怎么走丨对话C5GAME创始人


上一期,我们带来的是与上海拾梦文化创始人兼CEO冯荆荆的对话。在二次元市场逐渐受重视的今天,她从一个资深游戏人以及二次元用户的角度来阐述何为真正的二次元游戏。四年前,她曾说要与二次元用户谈一场恋爱,如今……丨对话决策者冯荆荆

而在一定程度上,与二次元一样经历过偏见,低谷,不入流的电子竞技,在成为新时代的专属Logo同时,也在主流领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与关注。可电子竞技终归是一个年轻产业,在朝气光鲜的外表下,也难免伴随着些许成长的烦恼。对于那些经历过时代变革的人而言,如今已逐渐摆脱泡沫论得到电子竞技,还有哪些路没人走过呢?



“一支电竞战队的价值并不在于其之前所获得的荣誉,而是未来。”
 
——杭州星巢网络、C5GAME创始人 CEO臧国平
 
从被Steam“坑了”1500万到赞助EHOME丨对话C5GAME创始人

CN MOBA,BEST MOBA,对于中国电竞而言,2018年的“秀恩爱日”是值得作为重要注脚的一天。DOTA2的Major与LOL的MSI,虽都不是各自领域里的最高荣誉,但也是含金量十足的世界性赛事。无疑,问鼎世界冠军是一个国家电竞产业综合实力的直观缩影。可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过去的一年,电竞行业欣欣向荣,可电竞战队却依旧处于动荡之中,我们分别目睹了传统豪强的陨落,护国神翼的折戟,当然,还有日复一日地潜规则……
 
在接受游戏日报采访时,电竞游戏饰品交易平台C5GAME创始人兼CEO臧国平(江湖人称马哈鱼,马总)将此现象总结为“中国电竞产业的朦胧期”,在摸索之中,最容易碰壁甚至牺牲的,就是那些势单力薄的电竞战队。固然在外界看来,拥有粉丝簇拥的电竞战队有着足够多的立足底气。可在矛盾爆发后,民心,终究不是他们混迹行业规则中的有力武器。
 
这也就有了一家2岁创业公司去赞助13岁电竞战队的故事。
 
01
 
与《对话游戏决策者》的其他受访对象不同,C5GAME臧国平的开场方式极具地气。
 
“你平时喜欢玩什么游戏?”
 
通常情况下,这句话的前面都会是一句“你平时玩游戏吗”做铺垫。但似乎在他看来,无论是游戏从业者还是游戏媒体,平时都理应有打游戏的习惯。至少在C5GAME内部,是这样的。
 
“公司平时会组织游戏对抗赛,DOTA2居多,其次是CSGO。”一位C5GAME的员工对游戏日报说道,并同时悄悄地透露出了一个“老板很坑”的讯息。而当游戏日报旁敲侧击地向臧国平本人验证此讯息的真实性时,臧国平则说道:“还好,大家只是不爱跟我同队而已。”
 
当然,作为一个从CS1.5时代就开始接触游戏的老玩家,臧国平完全有理由说MOBA与FPS有着天赋和操作习惯上的鸿沟。比较直接的证据就是,即使在创业之后,他也没有放下这款游戏,在接受采访的前一晚,他还打DOTA2打到了1点多。
 
因此,当问到选择赞助对DOTA2玩家有着情怀意义的EHOME是否有个人情感时,臧国平本人也并没有予以否定。
 
“最近几年EOHME的整体发展是没有过去那样亮眼,与自身,大环境,以及新晋战队的冲击都有关系。但我觉得你去评判一个战队的价值时,不能只看他过去和现在的成绩,而是要衡量他们未来所能达到的高度。”臧国平表示道,况且EHOME过去也有一段很辉煌的历史,作为2005年就成立的电竞俱乐部,他们如今还能在各种电竞战队,各种电竞项目的冲击下正常运营下去,本身就说明了这支战队未来的可期性。
 
 从被Steam“坑了”1500万到赞助EHOME丨对话C5GAME创始人
 
事实上,EHOME也并不是C5GAME赞助的第一支战队。在2017年,他们就与TI6的冠军Wings展开过合作,虽然Wings一名已经作古,可对于曾在现场亲眼见证护国神翼诞生的臧国平而言,能与世界冠军有过一段合作,对于C5GAME的品牌而言,还是很有意义的。也正是Wings的夺冠以及之后迅速陨落的大起大落,坚定了C5GAME“看战队要看他们未来”的投资理念。
 
巧合的是,作为C5GAME的新任合作对象,被ACE除名的EHOME也有着与Wings相似的遭遇。“正是因为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才更需要外力的介入。”臧国平说道,“C5的成立是基于电竞玩家的,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C5都需要向玩家贡献点自己的力量,同时也要向整个产业发出一些我们的声音。在这其中,赞助电竞战队应该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02
 
当然,作为一家在过去大半年里饱受舆论争议的饰品交易平台,他们与玩家的交流绝不仅限于赞助战队上。
 
2017年8月,Steam向C5GAME发出封禁令,一时之间,红锁遍野。所谓红锁,即指在C5GAME上花钱买入的饰品无法取出。虽然事后Steam的所属公司V社宣布C5GAME并未违规,但同时也声明玩家的红锁将不会被打开。
 
“当时知道消息的时候确实有点懵,”臧国平回忆道,同时也感慨道,“现在媒体们的反应也真是快,短短几天,这事就成为了全网热点,也不得不让我们迅速做出应对方案。”
 
1500万,在经过与其他两位合伙人的商讨之后,C5GAME正式发出公告,将用1500万来弥补红锁玩家的损失。可其实看C5的官微也知道,由于一些用户还未得到补偿,评论区里依旧是哀声哉道的景象。
 
对此臧国平也表示无奈,或许是玩家群中土豪太多吧,但对于C5GAME而言,真金白银的1500万并不是个小数目,毕竟公司也需要自身的经营。“只能说我们承诺了的就一定会做,而且会尽量加快这个速度。”
 
至于评论区的嘴炮是不是同行所为,臧国平也并没有去调查确认。只是在事件爆发后吗,平台的用户数据方面,并未因此受太多的影响。而且还在今年3月份刷新了月活新高120万,总用户数是400万。
 从被Steam“坑了”1500万到赞助EHOME丨对话C5GAME创始人
 
“法律有没有规定我们必须承担这个责任其实并不好说,但我们愿意拿1500万将这个责任抗下来,就已经展现了我们的态度。我想如果当时的思路稍微有一点偏差,我们可能都不会走到今天,投资人对我们的态度也比较满意,而且看好我们今后的规划运作。我们目前的情况还不错,赔偿速度也正在优化加快,而且我们现在也还在招运营人员,所以跑路是不可能跑路的了。”
 
虽然臧国平对此次事件形容为并非无法越过的鸿沟,但却让C5GAME真正重视起了电竞道具自身的局限性。
 
于是,C5GAME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区块链。
 
03
 
据臧国平的介绍,与之前的以太猫不同,C5GAME想要做的是区块链+虚拟交易。“电竞道具不公开不透明,中心化比较严重,随着产品运营时间的增长,虚拟物品也很容易贬值。而区块链技术则可以将道具发行过程公开透明化,让道具不再贬值甚至是增值,这样也有利于游戏厂商在道具方面的营收。”
 
“比如一个1000块钱的道具,很多玩家想尝试但却又觉得不想花那么多钱,但当他可以确认这个道具可以在以后自己定价再次出售时,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顾及。比如1000块钱买的,用800块,700块,甚至1100块再卖出去,不仅能让玩家以较少的钱获得更好的体验,同时也会加大游戏道具的购买群体。”
 
臧国平认为除了发币之外,作为数字资产,区块链还是应当有一个具体的落地尝试。而对于公司的未来发展,臧国平也坦言目前的C5GAME只完成了30%。他希望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C5GAME可以成为一个类似于“淘宝+京东”式的游戏C TO C平台,既要保证卖方质量,也有全球性资源。而除了发家的游戏道具之外,游戏账号与网站积分,也同样是数字资产里的可交易对象。
 
04
 
商人气质,玩家心态,技术员思想,这是同事对臧国平的评价。
 
与很多电竞从业者一样,臧国平与游戏的结缘始于黑网吧,当年痴迷于CS的他也并没有想到自己以后会进入游戏圈。事实上,其毕业后的前几份工作,确实是以电子商务与互联网社交这些行业为主,期间还与现C5GAME的创始人之一,谢力扬(人称大扬)创业做过一段时间儿童图书。要不是因为“这行太难做”而草草收场,臧国平可能也不会知道那款叫DOTA2的游戏会如此好玩。
 
2011年,通过熟人介绍,臧国平结识了LGD俱乐部创始人潘捷(也就是Ruru)等人,在头脑风暴后,几人都觉得可以借助彼时还处于星星之火的电竞做些事情出来。
 
次年,VPGAME正式上线。
 
受周围同事的影响,臧国平也在联合创办VPGAME不久之后接触到了DOTA2,并直言这是款能让人上瘾的游戏。此外,通过DOTA2,臧国平也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其中与一位名叫林巍巍的刀友聊得尤为投机,C5GAME三大创始人就此相识。
 
“现实版中国合伙人?”
 
当游戏日报的采访人不禁说出这句时,臧国平则在抿嘴沉思后回答道,“其实在互联网行业,很多公司都是由几个好朋友一起创办的。”显然,他并不觉得电影《中国合伙人》里的故事符合自己的情况。“我们三个并不是因为想要创业而走在一起的,而是大家都喜欢同样的事情,看中了同样的方向,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合伙创业的念头。”
 
不过他也承认,性格方面的互补确实也在共同推动公司进步的同时,避免了朋友之间出现裂隙。“三人之中,我脾气不太好,比较强势,有时会发脾气,也都是他们包容的我。但这种情况也比较罕见,通常我们都会在初期阶段就会有着高度一致。如果在我了解的领域大家都说服不了我,那就按照我的来。万一碰到三人都不了解的情况,那就根据三人的整体感觉走,迈步踩泥总比原地踏步好,怕犯错就别开公司。”
 
固然有过很多错误,可在他们看来,在开公司的这两年里,有两件事是值得庆幸的。一是碰到过的问题没有一个是迈不过去的;二是从公司成立至今,哪怕是前不久较为严重的红锁事件,公司成立初期的10位核心员工也未曾离去。如今,C5GAME已经发展到了百人规模。
 从被Steam“坑了”1500万到赞助EHOME丨对话C5GAME创始人
 
05
 
其实在C5GAME的成立前夕,很多业内人对于他们的业务内容都表示看不懂。因为把游戏里的道具拿出来交易是一个比较虚的事情,但身为玩家,他们三个人均认为玩家有这个需求。
 
“市场在那,用户也在那,我们不做肯定还有其他人来做,看清这点,有没有人认可就已经不重要了。”
 
而之所以选择游戏饰品交易业务,则源于臧国平惯有的理科生思维。在VPGAME时期的他发现,一家公司完全可以单靠电竞博彩业务实现正常运营,而在整个电竞生态中,有博彩方面需求的用户最多不过10%。相反,用户规模是博彩4-5倍的游戏饰品付费玩家,是不是也有一样甚至是更多的潜力呢?
 
离开VPGAME的臧国平决定走一条与博彩不一样的道路,也就是所谓的“淘宝+京东”模式,提供平台,让玩家自己来交易。可由于平台用户物品来源的难以监控,很多通过博彩方式而得来的道具饰品,出现在C5GAME上时,就难免会遭到V社的连坐判罚。虽然臧国平表示V社在沟通后,V社第一时间的解禁多少证明了C5GAME的平台属性,可依旧存有困惑点。
 
“国外也有与我们类似的平台,而且发展的还没我们这么完善,V社是否存在区别对待的态度,并不好说。不过从他们的沟通态度来看,他们应该也是在审核之中寻找权衡点。”只是毕竟是依托于Steam的第三方平台,V社的封禁与红锁虽让C5GAME大呼“看不懂”,但玩家的损失还是需要有人出来承担的,这是公司继续运营下去所必须面对的事。
 
“创业就是一个受磨炼的过程,就算是眼光再独到的老板,也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奇葩与挫折。一帆风顺的创业团队,只能说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下期预告
 
虽是手游的时代,但端游领域依旧是不可忽视的部分。下次的主角嘉宾,将会以他独有的端游态度,诠释其对游戏行业近20年的感悟。

 
一个用户可参与的商业资讯与观点交流平台 游戏日报App 下载
网友评论
热文推荐
V社宣布将与完美世界联合推出中国版Stea...
堡垒之夜玩家氪金买皮肤装饰,2000多竟...
我的世界中最奇特的三种武器 很多人至...
《守望先锋》中的“无限战争”电影?游...
屠夫之桥回归黑暗收割大削 网友吐槽:...
一图讲解RNG队内等级关系,GAY霸小虎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