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话赵佳:17173的转型不亚于“再创业”,对手未必都是竞品

导读:17173赵佳:转型难度不亚于“再创业”,5G时代需要突破思维的局限


2019 ChinaJoy期间,游戏日报采访到了17173总经理赵佳。不同于以往其长谈论到的营销、媒体等话题,此次采访由于语境与对话状态等原因,赵佳与游戏日报聊的,多是她的自我认知与对某些热议话题的个人观点。

对话赵佳:17173的转型不亚于“再创业”,对手未必都是竞品
 
外界所认为的转型,难度其实不亚于“再创业”
 
17173最为辉煌的时期是在2007年至2010年,赵佳从畅游空降到17173的时间,是在2012年。而在2011年畅游正式收购17173之前,负责《天龙八部》市场业务的赵佳,其实也是排队向17173投放广告的甲方之一。
 
中国互联网市场在2012-2013年发生了什么,无需赘述。面对游戏玩家与主力网民的阵地迁移,外界普遍将17173的不复当年之勇归结为转型慢,可在赵佳看来,那时候带领17173突围,完全不亚于是再创业。
 
“就和诺基亚一样,并不是遇到一个竞争对手去直接打败他们,这是一个时代变迁的问题。”赵佳对游戏日报说道,“17173当时主营门户网站,而且规模非常成熟,体量也大。这种情况下突然去做移动端、新媒体,并不只是把流量左手导右手这么简单,完全是在做一个新的东西。”
 
对话赵佳:17173的转型不亚于“再创业”,对手未必都是竞品 
 
然而纵观赵佳此前的履历,无论是曾经的搜狐游戏事业部还是畅游,赵佳的主要工作都是在做业务管理。相当于是在相对成熟的体系之下,进一步的完善业务。可17173彼时所面临的,却是移动时代下的全面调头。即便是互联网大厂,第一时间拿到移动时代的船票,也并非易事。
 
“一个人能力要大到什么程度才能逆流而上。”
 
在采访中,赵佳坦言“创业”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与积累,其中难免会经历试错。不过从近几年的发展来看,17173的转型打法,已经发生了改变。孵化新业务的方式不再是于公司内部建立事业部门,而是以投资人的心态,去找合适的团队,共享新的利益。
 
赵佳告诉游戏日报,相比于2018年,17173在2019年的营收已经有了一定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新业务的初显成效。“其实客观来说,17173近年来的营收状况一直还可以。只是有些事情要先认清自己的定位,才会更好地想出解决办法,一直硬抗是没有意义的。”
 
不是所有的对手,都是竞品
 
曾有位记者问赵佳:腾讯的对手是谁?这让平时擅于表达的她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真正能对腾讯根基产生危险的,真的是某个具体的企业吗?”赵佳以几个速冻食品品牌举例,对游戏日报说,真正打败它们,让这些传统品牌市场销量下滑的并不是某一个竞品,而是美团与饿了么。
 
“我经常会对17173的员工们说,不要总是强调你们是某个品类里的最大账号、或与同行的差距怎样。要知道,你的用户不光只看文字,也会看短视频。正如当年17173的情况一样,那时17173面临的对手,并不是某一竞品,而是一系列此前未能预知的业态。就好比传统的食品品牌没能想到美团饿了么,信息门户网站没有料到字节跳动。”
 
因此对于5G,赵佳虽然认为5G的成熟落地需要七至八年的时间,在这之前,外界需要的是冷静与理性。可她也提到,从目前现有的应用来看,云游戏概念的逐渐成型,基本预示着游戏终端将于未来实现无差异化。
 
即3A游戏、端游大作均有可能在相对普及的终端上完成操作,从而大幅降低新用户的获取方式与获取成本。加之源头的游戏设计,也可能会顺应5G技术下的用户互动体验方式而发生转变,因此与4G时代类似的是,5G的逐渐成型,或将会对游戏行业的市场格局,带来较大的改变。
 
事实上,在2013年的4G元年,当时包括赵佳在内的众多企业管理者,都意识到了视频的重要性,可依旧无法料到抖音快手、直播行业所带来的颠覆。“当时在3G时代下是很难想象到的,5G时代同样是此道理,这是一个逐渐裂变的过程。大厂可以提前布局,小公司只能先观望再投入。但不管怎样,作为团队掌舵人,如果思维模式无法突破局限性的话,是件很要命的事情。”
 
对话赵佳:17173的转型不亚于“再创业”,对手未必都是竞品 
 
主动与年轻人沟通,并非是了解年轻市场的唯一途径
 
在游戏日报过往的采访中,很多管理者都会强调主动接触年轻用户,了解年轻用户。然而当游戏日报问到如何与年轻人打交道时,82年出生的赵佳则反问道:
 
“与年轻人打交道时,是不是要先想清楚与他们交流的目的是什么?”
 
在她看来,目前的时代下,理解年轻人的想法途径有很多,面对面的交流未必就是唯一。因为如今90后,00后的特点是更自我,有标新立异的独立个性,虽同为20岁出头的女生,可思想与行为举止方面,很难一概而论。
 
“而且在自我这方面,我一点都不比他们差。”赵佳说道,“相反,我看到很多年轻人的思维不够独立,反而想法太过传统。”赵佳所说的“传统”,主要体现于典型的房奴思维,以及在婚姻上的某些观念,还停留于父辈那一代。“这些也是年轻人,可真的符合我们所理想的目标用户吗?”
 
事实上,赵佳骨子里的自我,也在其对工作的理解中有所诠释。面对常年两地奔波,可自己偏爱一线城市生活的现状,她也将此形容为是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负责,而非完全以服务公司为主旨。
 
“我没有那么伟大。”
 
在赵佳看来,正是因为这样的自我,才会让她认为了解年轻用户市场,未必就一定要从感性的角度去主动与年轻人沟通。
 
“其实我是挺希望年轻人能带我一起去叛逆的,只是结果发现,我更叛逆。”
 
游戏日报 提供最具价值行业信息 联系合作 biz@yxrb.net
热文推荐
跳跃网络周仲云丨重度二次元爱好者,充满...
跳跃网络周仲云丨重度二次元爱好者,充满...
墨游CEO叶伟丨一个旨在让未来更有趣的游...
杨圣辉丨游戏界的学术研究者,追求快乐...
天刀:大仇得报少侠何去何从 今后江湖...
Faker采访直言LCK世界第一赛区,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