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导读:道歉之后再发毒誓,敖厂长用口碑放大了《大圣归来》的笑话


导语:《大圣归来》的游戏之殇,还在发酵
 
从2019年10月16日开始,如果有人再问“有哪些看上去是王者,其实是青铜的操作”,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这个名字:《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游戏版。带个猪八戒都能修成正果的齐天大圣,这一次却没能带动国内单机游戏业。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Steam平台多半差评,仅有26%的玩家给出好评,而在这些好评之中,又掺杂了许多负面评论。倘若不是知名游戏UP主敖厂长的吹捧与道歉,这款上架一周仅有183评测总数的游戏,多半会泯然众人。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然而,围绕《大圣归来》的讨论并未随着敖厂长的道歉戛然而止。10月22日,在道歉后的第三天,敖厂长一波新的操作,再次将关于《大圣归来》的讨论送上了知乎热搜。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给自己安排毒誓,文字游戏无懈可击
 
在新的声明中,为证清白,敖厂长不惜用了“如果能得到60万出门立马被车撞死”的经典发誓句式。并表示,自己并不会因为做《大圣归来》的视频得到一分钱,只是按照合同完成每月一部番外(指恰饭)视频的配额。无论做多少,都要拿与平台规定好的收入。
 
随后,这份声明便成为了导火索,以知乎为代表的平台纷纷出现了B站UP主的报价刊例,其中最大的争议在于,敖厂长的报价到底是69万还是89万。对此,游戏日报也咨询了B站相关人员,从官方提供的9月刊例来看,负责敖厂长商业合作的是B站旗下的超电文化,而超电对于敖厂长的统一对外报价则是69万。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敖厂长报价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视频的发布时间是10月中旬,但据介绍,此次合作的敲定时间其实是在9月,所以价格也是按照9月份的定价执行。另一方面,截至发稿前,知乎上89万的刊例回答已被删除。
 
考虑到平台分成与合作折扣等因素,若以69万为基准,敖厂长的确拿不到60万。加之其删除视频的速度之快,很有可能违反了合同,不赚反贴。所以“一分钱没拿到”的说法,也并非完全站不住脚。

至于“每月一部额外视频的配额,做多做少都只有规定的收入”,从字面上看,似乎同样无懈可击。因为每月的合作价位都是事先规定好的,不管接单多少,当然是要按规定的价格来。可以看出,在涉及到“60万”、“一分钱”的字眼上,这份声明都特别强调了“这个视频”即《大圣归来》。而对于没有特殊情况的番外视频,其收入则是用“规定的收入”来指代。
 
所以,虽然敖厂长的这份声明看似槽点满满,甚至被粉丝解读为有出卖平台之嫌。但若真要逐字逐行的追究,似乎也找不到特别明显的漏洞,可谓玩的一手好文字游戏。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用口碑换热度,敖厂长:不退休了

不过再好的文字游戏也无法避免口碑的崩塌,从发布视频到道歉删稿,再到给自己安排毒誓,对于敖厂长的这一系列操作,其粉丝的总结是:发视频坑观众;藏视频坑甲方;发声明坑平台。
 
而据游戏日报的观察,从话题热度上来看,敖厂对于甲方算是“仁至义尽”。从10月16日登陆PS4平台至今,伴随着敖厂长的操作,《大圣归来》的话题热度一路攀升,对于一款在Steam平台只有183个玩家评价、好评数仅有26%的游戏而言,实属难得。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截图来自百度指数

对于玩家而言,这次《大圣回来》事件,则严重危及了敖厂长多年树立起来的“对好游戏合理批评,对烂游戏不留情面”人设。
 
要知道,在敖厂长的过往视频中,连《古剑奇谭三》这种77%好评,被称为拉高国产单机天花板的作品,都只是“配得上优秀国产游戏吗”的疑问式标题。对于25%好评的《大圣归来》,敖厂长赋予的标题则是“中国超强游戏IP登陆Steam”。而“梦回2004年制作水准的”《大圣归来》Steam售价,要比《古剑奇谭三》贵出100元。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虽然方式较有争议,好在敖厂长似乎真的意识到了错误所在。在新的声明发出后不久,在游戏视频领域奋斗11年,身体一向欠佳的敖厂长,也更新了自己于B站主页的个人介绍:不退休了,再多做几年好的视频回馈喜欢自己的观众。

在B站游戏UP主纷纷崛起的情况下,粉丝对敖厂长的“改过”是否还留有耐心,在其之后的几部作品中,或许就能窥见。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结果为导向,《大圣归来》游戏从一开始就是笑话?

如果说《大圣归来》游戏就是个笑话,那敖厂长的角色更像是讲笑话的人,并借其表演让笑话变得更加可笑。而笑话的源头,则是当时让玩家满怀期待的中日三方合作。
 
《大圣归来》游戏版的首次公开亮相,是在2017 PlayStation中国发布会上,三家联合出品公司共同上台,分别是十月文化、索尼互动娱乐、以及绿洲游戏。具体分工上,十月文化负责授权与监修;索尼提供技术支持,旗下制作人负责主要开发;而绿洲游戏则是联合发行方。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PlayStation中国发布会现场

作为版权方,十月文化的动画水准已通过《大圣归来》与《哪吒之魔童降世》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公司创始人及董事长田晓鹏,也曾制作过动画版《西游记》,就是“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那版。据悉,《大圣归来》游戏版为数不多的好评之一,开场动画,正是由十月文化操刀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十月文化首次跨界游戏。在《大圣归来》当年展露峥嵘之后,十月文化就将IP授权出去改编成了手游。截至目前,TapTap 6.0分,单平台下载量勉强过万。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大圣归来》手游评分

而联合出品方绿洲游戏,则专注于海外发行,曾于2016年被天神娱乐收购了96%股权。据官网介绍,绿洲游戏过往的发行业务大多以手游与页游为主,2016年后才成为索尼互动娱乐(上海)的合作伙伴。
 
《大圣归来》也是绿洲游戏的首款“重磅IP单机游戏”,尽管口碑不尽如人意,可他们对于主机游戏似乎依旧存有热情。比如已经开启预售的《莎木3》,就是由绿洲游戏担任亚洲发行,该作在亚洲市场的具体表现如何,游戏日报也将持续关注。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莎木3》
 
至于《大圣归来》的游戏开发团队——由前卡普空成员组建,索尼旗下的HEXA DRIVE工作室,虽然此前有过参与制作《塞尔达传说:风之杖HD》与《最终幻想15》《生化危机7》DLC的履历,可该工作室真正的独立代表作,却都是类似于《道具经费不给报销》这类休闲手游。操刀国产顶级IP《大圣归来》,是他们第一次独立制作主机游戏。
 
敖厂长起毒誓,是谁让《大圣归来》变成了笑话?
《大圣归来》单机版

可见,从版权方到开发工作室再到发行公司,《大圣归来》游戏的从无到有,基本是由一群主机经验相对欠缺的团队合伙而成。相比之下,敖厂长反倒是国内主机圈里,最有知名度的一个。
 
当然,纵观历史,零经验的团队也能做出好游戏,主播、UP主甚至是媒体,也并非都只有一个恰饭姿势。只是借用顶级IP配合情怀式宣传,从而规避游戏内容本身,达成让玩家花钱吃那啥的方式,游戏行业也不是没有见识过。如今随着行业自律性的整体提高,粗制滥造的毁IP行为,也逐渐不为市场所容忍。
 
毕竟,就算审美标准因人而异,但国内娱乐产品受众的审丑能力,可都是经受过统一训练的。
游戏日报 提供最具价值行业信息 联系合作 biz@yxrb.net
热文推荐
SKT下路密会欧成,相谈甚欢互送礼物,网...
S9梗知道:那个恐怖的“抽血鬼”
S9梗知道:“虎三倍”与新的计量单位“...
绝地求生:Mad98转会SMG?Ark官方辟谣,...
S9放大镜:G2赛前骚话再放送,或将翻拍I...
绝地求生:PGC跳点图出炉,P城5队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