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日报APP

有你的每一天 我都很快乐

打开APP
关闭
今日游闻

她游戏杂谈2:恋与制作人5年出千张卡,文案策划却被起名难住

不只玩家头疼“起名”,游戏策划因名字只差1个字,被锤惨了

发布于 2021-10-14 18:07:03

作者 仙久

【她游戏杂谈】是游戏日报推出的固定内容栏目,一切都从与女性向游戏产品相关的小细节向外延伸开来。本期来聊聊几乎困扰所有玩家们的一种游戏病——“起名废”。
 
她游戏杂谈2:恋与制作人5年出千张卡,文案策划却被起名难住

事情要从最近《恋与制作人》的文案策划的悲惨被锤的趣闻说起,在最新的活动中,游戏角色许墨的一张单人卡“许墨·目之所及”被老玩家们发现与2018年曾经李泽言的一张“目光所及”卡片名字“重复”。游戏日报君了解后发现,玩家们不满意的“重复”,更多是在于两个词义完全相同,只替换了一个字作为区分。
 
 
 
这款2017年上线的卡牌养成恋爱手游,凭借着绝美的卡面满足了无数女玩家们对爱情的幻想。这些卡面多数伴随活动的更新推出,为了便于分辨,往往都会由策划给他们指定一个与剧情或者立绘主题相匹配的名字。
 

说起来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也是所有卡牌类游戏比较常见的操作,很类似于其他类型游戏里的角色名字一样。但要知道在过去4年多的时间里,游戏已陆陆续续推出了上千张不同的卡面,名字为了每次都能保证卡片应有的甜份,往往也刻意向拥有更多美好幻想空间的词组靠拢。然而,在千张卡面的洗礼之后,文案策划们成功破防了。
 

女玩家们真的如此吹毛求疵?一字之差就大张旗鼓的声讨举报要求文案策划“别干了”,可能并不是这样简单,或许是因为两个男主,立绘推出先后和主题定义这些碰撞到一起,让她们产生了“敷衍”“不公平”的游戏体验罢了。

她游戏杂谈2:恋与制作人5年出千张卡,文案策划却被起名难住

其实,起名字这个事儿,放到我们入坑新游的时候已很有体会,为了一个满意的ID常常想到秃头,现在看来,就算是专攻文字的文案策划们,也不能幸免啊!

* 文章经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游戏日报』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logo

下载游戏日历App,比99.9%的人更先知道关于「今日游闻」的新资讯

下载游戏日历App

她游戏杂谈2:恋与制作人5年出千张卡,文案策划却被起名难住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立即下载